阿斯利康疫苗被法国人嫌弃、被挪威捐给穷国可欧盟缺了它却万万不行……

新增19461例,累计确诊5881856例,新增死亡131例,累计死亡107279例;

西班牙新增 5701例,累计3798452例,新增死亡73例,累计 79281例;

英国新增2657例,累计4444631例,新增死亡11例,累计死亡27651例;

意大利新增8085例,累计确诊4139160例,新增死亡201例,累计死亡123745例;

德国12日新增13605例,累计确诊3557171例,新增死亡245例,累计死亡85451例。

周三(12日),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ANSM)重申此前立场,仅建议为55岁以上人群接种阿斯利康和强生新冠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对“老年人”的益处“明显”大于风险。

此前,法国卫生部长曾于4月底建议允许给55岁以下自愿人群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目前这项提议被否定。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9日欧盟峰会上曾表示,面对变种病毒,其他疫苗比阿斯利康疫苗更有效。再加上12日,欧洲药监局宣布,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似乎对印度变种有效,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只想打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虽然此前,法国卫生部长和总理一再为阿斯利康疫苗“站台”,呼吁民众接种,但阿斯利康疫苗在法国仍遭到空前冷遇。

▲ 5月8日,法国总理卡斯泰再次呼吁55岁以上人群不要回避阿斯利康。(法新社图)

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在12日公告中指出:“鉴于接种(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后出现的血栓伴血小板减少症等不良反应,以及对个体益处的有限性,专家对为年轻人接种腺病毒载体疫苗持保留意见。”

公告写道,接种疫苗后出现的非典型血栓主要集中在脑部和腹部,死亡率高达20%~30%,形成原因也已确认:“疫苗引起自身免疫反应,引起抗体形成,瑞典进而再与血小板发生相互作用,产生血栓。”

血栓一般出现在接种疫苗后的第4天至第28天期间,但目前尚不清楚疫苗为何会引发自身免疫反应。

▲ 目前,法国已申报30例接种疫苗后出现的非典型血栓病例,其中9例死亡。

“若问题来自于作为抗原的S蛋白,那信使疫苗接种者也应出现血栓,但事实没有。”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科学委员会、药学专家Pierre Demolis指出:“(血栓病例)是在欧洲开打阿斯利康疫苗、美国开打强生疫苗后才出现的,两款疫苗都使用了腺病毒载体技术。”

法国卫生部5月11日通报数据显示,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的使用率已从之前的75%降到了56%,而辉瑞疫苗使用率则稳定在90%。

据悉,目前全法仍有160万阿斯利康疫苗待使用,其中70万剂已发放至家庭医生处。

▲ 在帮助搜寻“捡漏”打疫苗预约网站Vitemadose上,能搜到的空位几乎都是接种阿斯利康疫苗。(Vitemadose网站截图)

新阿基坦大区卫生职业人员联盟(URPS)自由执业医生代表、波尔多全科医生德拉邦(Jean-Luc Delabant)感叹说:“因为(阿斯利康疫苗)引起很多担忧,现在大家眼里只有新使疫苗!我连 12个愿意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都找不到。”

里昂全科医生Vincent Rbeill-Borgella则认为,阿斯利康疫苗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政府得负一部分责任:“政府急匆匆暂停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qyzw.com/,瑞典无疑是给了我们当头一棒。”

▲ 5月11日,法国卫生部长来到位于巴黎西郊一处疫苗接种中心,亲自为民众打疫苗。(卫生部长官方推特图)

虽然总理卡斯泰近期多次呼吁,55岁以上群体可放心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显然为时已晚。“对阿斯利康的不信任已深入人心,很难打消在诊所,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做思想工作,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 Vincent Rbeill-Borgella无奈地说:“但无论怎么解释,90%的人还是会拒绝。”一些医生因为疲于解释,甚至不再接种疫苗。

巴黎东部的G医生就直接拒绝在自己的诊所使用阿斯利康疫苗。“我不会让我的病人冒险:我不会在明知有另一款有效率高达95%的疫苗的前提下,给他们打有效率还不到75%的疫苗。”

实际上,在官方尚未通报血栓病例之前,G医生就做出了以上决定:“我女儿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结果发烧病了两天、一周后照样确诊新冠。”

由于辉瑞疫苗需要超低温储存,只有疫苗接种中心才能接种。G医生便想办法找各种理由给病人开接种处方:“高血脂”“超重”“高血压”“自身免疫性疾病”“肾衰竭”等等。

对此,法国全科医生工会主席Jacques Battistoni表示,像G医生这样“通融”开处方的是“极少数”,但他同时承认,现在想找到愿意打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少之又少。上周,他本人在诺曼底的诊所就有30%的人拒绝第二针继续接种阿斯利康,宁愿自己去疫苗中心“寻觅”信使疫苗。

在Jacques Battistoni看来,想要解决全科医生的疫苗困境还得指望莫德纳疫苗。

▲ 与辉瑞疫苗一样,莫德纳疫苗也是信使疫苗,但储存和运输却比辉瑞疫苗要方便许多。(《巴黎人报》相关报道截图)

好消息是,在变异病毒盛行的法国东北部的摩泽尔省(Moselle),全科医生已经可以在诊所接种莫德纳疫苗。

法新社报道,挪威政府本周二(11日)宣布,将彻底放弃阿斯利康疫苗,并叫停强生疫苗。

挪威首相索尔贝格(Erna Solberg)表示,接种阿斯利康和强生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虽然“很罕见”,但是也“很严重”,且两款疫苗均是腺病毒载体疫苗,因此,挪威政府做出以上决定。

但索尔贝格同时强调,若感染病例增多或其他疫苗供应不足,仍可在“自愿的基础上”,接种强生疫苗。

▲ 截至3月中旬,挪威全国接种135000剂阿斯利康疫苗,出现8例严重血栓病例,其中4例死亡,死亡病例均为身体健康的年轻人。此外,在丹麦和挪威进行的一项大规模研究显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人群中血栓发生比例要略高于普通人群。(新华社图)

作为非欧盟国家,挪威也是通过欧盟获得的阿斯利康疫苗。目前,挪威表示,有意将已收到的阿斯利康疫苗“还给”欧盟国家,或通过联合国“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捐赠给低收入国家。

挪威卫生大臣霍耶(Bent Hie)强调说:“这是一款有效的疫苗,很多国家都在使用。我们希望将挪威的阿斯利康疫苗提供给比我国疫情更严重的国家使用。”

虽然对阿斯利康疫苗的疑虑不断,但欧盟若想要完成7月份70%成年人接种计划,少了阿斯利康疫苗又是万万不行的。

近日,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表示,欧盟未与阿斯利康公司续签疫苗合同;欧盟内部也有声音表示“鉴于目前的(发货)困境,签第二份合同是超现实的。”

法国《费加罗报》指出,无论如何,布鲁塞尔方面绝不会放弃已订购的3亿剂阿斯利康疫苗。实际上,由于发货延迟严重,截至4月底,阿斯利康公司仅为欧盟提供了5000万剂疫苗。

▲ 按照欧盟委员会的计划,7月份将完成7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相当于2.55亿人。(新华社图)

根据布鲁塞尔的数据,目前欧盟各国收到2.156亿剂疫苗,接种1.791亿剂,29.3%的欧盟人口接种。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身边人士透露,欧盟希望在7月14日左右,提供足以接种2.7亿人的疫苗剂量。

《费加罗报》指出,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以及斯洛伐克等多国订购的主要是阿斯利康疫苗,而欧盟委员会也已明确表示:“疫苗接种不会在7月份后停止,今年下半年,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疫苗接种其他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