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沙尼亚塔林:童话里的城市

欧洲有一座美丽的小城,名为塔林。乍听其名,似乎和位于我国河南的少林寺塔林有密切的关系,使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座座青砖垒成的塔林。不过,这个塔林是坐落于波罗的海东岸的爱沙尼亚的首都。

作为一个只有130万人口、在1991年获得独立的国家,爱沙尼亚在世界上算不上关注度高的国家,对遥隔万里的中国人来说更是接近于陌生的存在。但无论你知不知道,它都在那里,人们在那方土地上勤奋而幸福地生活。

爱沙尼亚在波罗的语中意为“水边的居住者”。事实上,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确实居于水边。如果说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那么波罗的海便可以被称为爱沙尼亚的“母亲海”了。爱沙尼亚的文化、历史、经济无一不与波罗的海有紧密的联系。浪漫地说,爱沙尼亚是海的女儿。

乘船从赫尔辛基出发,只需3个小时便可横跨芬兰湾,到达与赫尔辛基隔海相望的塔林。说来有趣,在游轮上远远望去,从一望无垠的海平面上最先能看到的便是一个高高的塔尖,随后才能看到陆地,进而是整个塔林。到了塔林之后,才真的意识到,这个城市的老城区确实有很多又高又尖的建筑物。这座城市的英文名为Tallinn,译为“塔林”,不仅是音译,也是名副其实又富有意境的意译。

我到塔林的时候赶上了好天气。纯净到极致的天空,蓝得几乎透明,干净到极致的海水,呈现出几乎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蔚蓝”。海天是配合默契的搭档,共同将塔林怀抱,仿佛对待自己心爱的孩子,容不得它受到哪怕一丝污染。

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纯净得像个孩子。它没有因为战火而失去自己的色彩,反而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市一样,保持了纯洁与鲜艳。整座城市远远望去,只有白、红、绿3种颜色,站在高处俯瞰整个塔林,会感觉到这种颜色搭配非常可爱。或许,这座城市的建筑师都学过“童话建筑学”,才能将整个城市建设成这般模样。

塔林也是极为干净的。水泥路面极少见,老城区大多为石板路,但无论是建筑还是街道,都干净得赏心悦目。在和煦的阳光下,整座城市甚至连空气都散发出闪耀的光辉。在这样的街道上徜徉,不处于心旷神怡的状态是不可能的事。街边身着传统服饰的少女推着木制推车,售卖着当地有名的小吃,飘香四溢。即使是刚吃过饭,你也会感到难以抗拒的诱惑。

路上遇到了一位当地导游,正在热情地为从各个国家前来的游客做免费讲解。这位金发碧眼的姑娘是一个标准的东欧美女,身为一名大学生,正逢假期,自愿来做导游,给世界各地的人们讲述塔林的故事。从她的口中我得知,塔林也是一座历史多舛的城市。

爱沙尼亚民族形成于12世纪,曾先后被普鲁士、丹麦、瑞典、波兰、德国等国占领和统治,从18世纪初开始被沙俄长期统治。1918年2月24日,爱沙尼亚共和国建立,却于次日再度被德军攻占,直到1919年才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立。然而好景不长,20年后,苏联通过与爱沙尼亚谈判,获得了其部分港口和军事设施的使用权,次年出兵占领了爱沙尼亚,并在1941年将爱沙尼亚并入苏联。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当地人将作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那段历史称为被占领的历史。在爱沙尼亚人的心里,爱沙尼亚应该是个真正独立的国家,而非其他国家的依附者。

说到这里,导游脸上洋溢出自豪的笑容,因为她的祖国现在终于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了。

故事还没有讲完。二战期间德国进攻苏联时,爱沙尼亚人将德国军队视为解放者,帮助德国军队对抗苏联。最终德国战败,爱沙尼亚再次被苏联控制。作为惩罚,苏联将塔林等城市的老城夷为平地,将大量爱沙尼亚族人流放到西伯利亚,强制改变这个国家的民族构成。讲到这里,导游指了指身后的一座教堂说:“你们看到的这座教堂,以及整个塔林的老城区,都是建立在废墟之上的。”

爱沙尼亚人的独立梦实现了。1991年,继立陶宛宣布脱离苏联独立之后,爱沙尼亚宣布独立。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塔林街道上的行人以女性居多。在二战中,爱沙尼亚损失了近22万人口,相当于当时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在战争中死伤的大多为男性,战争之后,爱沙尼亚便一直处于女多男少的状态。直至今日,爱沙尼亚女性依然占全国总人口的56%,是全世界最缺少男人的国家之一。

游览市区的一个必选项目是登上圣奥拉夫大教堂的塔顶长廊,俯瞰整个城市。虽然无法登上高达123米的教堂塔尖,但在60米高的教堂塔顶长廊,足以尽览整个城市的风光。

在塔内石砌旋转楼梯盘旋而上,不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旋转楼梯空间狭小,又高又陡,让我不由得敬佩这座教堂的建造者,能够完成这样艰苦卓绝的工程。不过,斯洛伐克技攀爬楼梯的疲劳在走出楼梯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从高处放眼望去,整个城市的建筑像童话般鲜艳、可爱,此刻给我带来的美丽感受,必将让我永生铭记。

塔林的老城区非常小,只需多半天便可游览一遍,但无论是这里热情的人民、艳丽的建筑,还是优雅的风情,都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留下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有机会的话,去这座小城转转吧。如果有人问你塔林在哪里,你只需回答: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远在波罗的海。

欧洲有一座美丽的小城,名为塔林。乍听其名,似乎和位于我国河南的少林寺塔林有密切的关系,使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座座青砖垒成的塔林。不过,这个塔林是坐落于波罗的海东岸的爱沙尼亚的首都。

作为一个只有130万人口、在1991年获得独立的国家,爱沙尼亚在世界上算不上关注度高的国家,对遥隔万里的中国人来说更是接近于陌生的存在。但无论你知不知道,它都在那里,人们在那方土地上勤奋而幸福地生活。

爱沙尼亚在波罗的语中意为“水边的居住者”。事实上,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确实居于水边。如果说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那么波罗的海便可以被称为爱沙尼亚的“母亲海”了。爱沙尼亚的文化、历史、经济无一不与波罗的海有紧密的联系。浪漫地说,爱沙尼亚是海的女儿。

乘船从赫尔辛基出发,只需3个小时便可横跨芬兰湾,到达与赫尔辛基隔海相望的塔林。说来有趣,在游轮上远远望去,从一望无垠的海平面上最先能看到的便是一个高高的塔尖,随后才能看到陆地,进而是整个塔林。到了塔林之后,才真的意识到,这个城市的老城区确实有很多又高又尖的建筑物。这座城市的英文名为Tallinn,译为“塔林”,不仅是音译,也是名副其实又富有意境的意译。

我到塔林的时候赶上了好天气。纯净到极致的天空,蓝得几乎透明,干净到极致的海水,呈现出几乎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蔚蓝”。海天是配合默契的搭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qyzw.com/,斯洛伐克技共同将塔林怀抱,仿佛对待自己心爱的孩子,容不得它受到哪怕一丝污染。

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纯净得像个孩子。它没有因为战火而失去自己的色彩,反而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市一样,保持了纯洁与鲜艳。整座城市远远望去,只有白、红、绿3种颜色,站在高处俯瞰整个塔林,会感觉到这种颜色搭配非常可爱。或许,这座城市的建筑师都学过“童话建筑学”,才能将整个城市建设成这般模样。

塔林也是极为干净的。水泥路面极少见,老城区大多为石板路,但无论是建筑还是街道,都干净得赏心悦目。在和煦的阳光下,整座城市甚至连空气都散发出闪耀的光辉。在这样的街道上徜徉,不处于心旷神怡的状态是不可能的事。街边身着传统服饰的少女推着木制推车,售卖着当地有名的小吃,飘香四溢。即使是刚吃过饭,你也会感到难以抗拒的诱惑。

路上遇到了一位当地导游,正在热情地为从各个国家前来的游客做免费讲解。这位金发碧眼的姑娘是一个标准的东欧美女,身为一名大学生,正逢假期,自愿来做导游,给世界各地的人们讲述塔林的故事。从她的口中我得知,塔林也是一座历史多舛的城市。

爱沙尼亚民族形成于12世纪,曾先后被普鲁士、丹麦、瑞典、波兰、德国等国占领和统治,从18世纪初开始被沙俄长期统治。1918年2月24日,爱沙尼亚共和国建立,却于次日再度被德军攻占,直到1919年才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立。然而好景不长,20年后,苏联通过与爱沙尼亚谈判,获得了其部分港口和军事设施的使用权,次年出兵占领了爱沙尼亚,并在1941年将爱沙尼亚并入苏联。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当地人将作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那段历史称为被占领的历史。在爱沙尼亚人的心里,爱沙尼亚应该是个真正独立的国家,而非其他国家的依附者。

说到这里,导游脸上洋溢出自豪的笑容,因为她的祖国现在终于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了。

故事还没有讲完。二战期间德国进攻苏联时,爱沙尼亚人将德国军队视为解放者,帮助德国军队对抗苏联。最终德国战败,爱沙尼亚再次被苏联控制。作为惩罚,苏联将塔林等城市的老城夷为平地,将大量爱沙尼亚族人流放到西伯利亚,强制改变这个国家的民族构成。讲到这里,导游指了指身后的一座教堂说:“你们看到的这座教堂,以及整个塔林的老城区,都是建立在废墟之上的。”

爱沙尼亚人的独立梦实现了。1991年,继立陶宛宣布脱离苏联独立之后,爱沙尼亚宣布独立。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塔林街道上的行人以女性居多。在二战中,爱沙尼亚损失了近22万人口,相当于当时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在战争中死伤的大多为男性,战争之后,爱沙尼亚便一直处于女多男少的状态。直至今日,爱沙尼亚女性依然占全国总人口的56%,是全世界最缺少男人的国家之一。

游览市区的一个必选项目是登上圣奥拉夫大教堂的塔顶长廊,俯瞰整个城市。虽然无法登上高达123米的教堂塔尖,但在60米高的教堂塔顶长廊,足以尽览整个城市的风光。

在塔内石砌旋转楼梯盘旋而上,不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旋转楼梯空间狭小,又高又陡,让我不由得敬佩这座教堂的建造者,能够完成这样艰苦卓绝的工程。不过,攀爬楼梯的疲劳在走出楼梯的那一刻烟消云散。从高处放眼望去,整个城市的建筑像童话般鲜艳、可爱,此刻给我带来的美丽感受,必将让我永生铭记。

塔林的老城区非常小,只需多半天便可游览一遍,但无论是这里热情的人民、艳丽的建筑,还是优雅的风情,都足以在一个人的脑海里留下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有机会的话,去这座小城转转吧。如果有人问你塔林在哪里,你只需回答: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远在波罗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