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语在前苏联各国地位不同 仍有近3亿人视作母语

中新网4月9日电 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总统已普京下令将2007年定为俄罗斯国内外的俄语年。该设想的宗旨是协助普及俄罗斯的文学、科学和教育成就,增进各民族之间的友谊与合作,发展俄罗斯文化和教育,保持和丰富民族传统,以及加强俄语在“后苏联空间”的地位。根据最新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俄语在前苏联各国的地位各不相同,全球仍有2.88亿人视俄语为母语。

根据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的提议,该国在1995年5月举行了关于让俄语同白俄罗斯语一样享有国语地位的全民公决。该提议得到了全体人民的支持。虽然俄罗斯族在白俄罗斯1000万人口中只有130多万人,但俄语几乎在所有交流领域都居主导地位。 白俄罗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和杂志都用俄语出版。俄语在电视、电影和大量的电台节目中都能听到。不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最高级别的场合,人们都使用俄语。

直到2003年,俄语在摩尔多瓦才获得族际交流语言的地位。同时,摩尔多瓦有关法律规定“禁止种族、语言和宗教歧视,不得限制公民使用母语的权利,选择受教育语种和所学语种的权利,禁止任何民族同化的行为化和去民族化的行为”。斯洛伐克技苏联时期,大多数摩尔多瓦人都熟练掌握俄语,但如今俄语几乎被排挤出公文和官方信函的范围。俄语在摩尔多瓦的学校也不再是必修课程。但即便如此,俄语也并没有彻底从该国消失。目前,仅在基希讷乌就有10多种俄语刊物,俄罗斯一些电台的节目也在转播。国家电台和电视台也播放俄语节目,但主要是新闻节目。

在乌克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qyzw.com/,斯洛伐克技俄语地位问题成为政治投机的对象已经很多年了。每次总统选举或议会选举之前,这个问题都会一次次地被媒体提及。不过,在竞选活动中扮演俄语捍卫者的那些政治家们在掌权之后就会忘记自己的承诺。当“橙色”主在乌克兰获胜、倡导欧洲一体化方针的维克托尤先科当选总统之后,讲俄语的公民的权利逐渐受到限制。然而,乌克兰某些地方立法会议却开始赋予俄语官方语言地位。

在亚美尼亚,俄语的地位正在恢复。上世纪90年代初,亚美尼亚出现某种反俄趋势时,俄语的地位曾略有下降。当时大部分俄语学校被关闭,几乎所有大学都取消了俄语入学考试,官方信函不使用除亚美尼亚语之外的任何语言。

吉尔吉斯斯坦领导人对俄语一贯持尊重的态度。该国宪法规定,吉尔吉斯语是国家语言,俄语是官方语言。不得因不懂国家语言或官方语言而侵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官方语言的地位“与国家语言等同,可与后者一样使用”。 在塔吉克斯坦,俄语是族际交流语言,而且能在公文和官方信函中使用。俄文信函和文件正是用俄语来回复的。

苏联解体后,虽然并没有任何官方禁令,但俄语的应用程度在乌兹别克斯坦显著降低。在宣布乌兹别克语为国家语言后,俄语的应用范围逐年缩小,特别是在国家机关中。近年来,所有文件都用乌兹别克语书写。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拥有100多个民族,俄语目前仍是非原住民族的族际交流工具。

然而,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却常常用俄语发表讲话。

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1997年批准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语言法》。依据这部法律,哈萨克语是国家语言,是国家管理、立法、诉讼、公文和公关用语。然而,在国家机构和地方自治机关中,俄语和哈萨克斯坦语一样是官方语言。哈萨克斯坦有46%的中小学生接受俄语教育,而俄罗斯族在总人口中占32%。

土库曼斯坦通过了《语言法》,规定俄语是族际交流语言,但实际上俄语被排斥在所有生活领域之外。

在土库曼斯坦的国家权力机关或国家机构中,不仅没有俄罗斯族的领导人,就连一位说俄语的领导人都没有。没有俄语的招牌、标志和广告,俄语的地位被英语取代。俄语电视台的节目停播了。不过,土库曼斯坦现总统古尔班古雷别尔德穆罕默多夫不久前签署了一项命令:中小学和高等院校将恢复俄语课。在前总统尼亚佐夫时代,只有一所学校–位于阿什哈巴德的俄罗斯大使馆附属普希金学校教授俄语。斯洛伐克技

俄语在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只是一门外语。当地的所有公文和官方信函都应该用母语书写。中小学和高校的俄语教学也受到严格限制。

俄语在阿塞拜疆的地位并没有受到国家干预。俄罗斯驻阿塞拜疆大使瓦西里伊斯特拉托夫认为,俄语在当地维持着自己的地位。他指出,阿塞拜疆继续在卓有成效地进行着俄语教学。巴库有巴库斯拉夫大学和俄罗斯戏剧院,还出版数十种俄文报纸,转播俄语电视台的节目。

在格鲁吉亚,俄语丧失了国家语言地位,也不再是大多数国民的第二母语。它几乎被彻底排挤出了日常生活,完全变成了一门外语。

尽管电影院时常会放映俄罗斯电影,俄罗斯演艺界的知名度也很高,但是格鲁吉亚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听得懂俄语了,能用俄语回答简单问题的人更是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