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地理小国 手游大国

自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亮相以来,芬兰著名手机品牌诺基亚就开始节节败退。先是在去年被微软以约54.4亿欧元(约合418亿元人民币)收购,今年10月,诺基亚品牌再度遭微软弃用。陪伴国人20多年的手机老字号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甚至连芬兰总理都忍不住抱怨,“苹果搞垮了诺基亚”。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诺基亚时代虽然走向终结,但其遗留下来大批宝贵的人才迎头顶上,造就了芬兰独一无二的手机游戏环境。由本土公司Rovio的《愤怒的小鸟》、Supercell的《海岛奇兵》等领衔的手游,在全球市场大获全胜,一个强大的手游帝国正在世人面前逐渐清晰。

在芬兰出品的手机游戏中,最为世人熟悉的要数《愤怒的小鸟》了,而其诞生的时间,恰好是在诺基亚逐步迈向衰落的2009年。

在之后的一到两年,全球掀起一波强烈的“小鸟热”。这些五颜六色的可爱小鸟也顺利取代诺基亚,成为芬兰的国际新形象。

游戏变得大红大紫,意味着财源滚滚来。2011年1.063亿美元(1美元约合6.2元人民币)、2012年1.95亿美元、2013年2.16亿美元,创造《愤怒的小鸟》的Rovio公司用数据说话,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毕竟,对于创立于2003年的Rovio而言,一路走来并非顺风顺水,在《愤怒的小鸟》之前,该公司已开发了51款游戏,但没有一款获得大范围的成功。

2012年3月8日,《愤怒的小鸟太空版》在国际空间站发布。当年底,该游戏系列又创下了新纪录,下载量突破5亿。

就在外界以为《愤怒的小鸟》就是芬兰游戏的一切时,另一家本土公司Supercell异军突起,向世界证明芬兰军团还可以走得更远。它从2012年起,先后推出了《卡通农场》、《部落冲突》两款手游。随着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该公司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2013年,Supercell全年营收8.92亿美元。也是在同年11月,日本软银集团砸下15亿美元重金收购了Supercell公司51%的股份。这让Supercell的市值瞬间达到了社交游戏巨头Zynga的量级。

2014年,该公司的第三款力作《海岛奇兵》上架。今年4月,《海岛奇兵》从中国市场获得的营收占其全球总营收的14%,中国成为其世界范围内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地。

众所周知,芬兰只是一个北欧小国,人口仅有540万,甚至不及中国的一个省份。与动辄数千人的大型国际游戏公司相比,芬兰蓬勃发展的游戏行业格局确实太过“小打小闹”。

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芬兰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有2500人,很少有公司的规模超过100人。平均一个公司仅20人左右。像Supercell这样获得了巨额投资的游戏公司,也不过有140名员工,其中40%还是外国人。

但游戏网站pocketgamer称,正是“小而精”的人员构成,不仅促使公司勇于创新,而且能对市场变化做出迅速反应。芬兰游戏产业在2012~2013年增长了260%,官方数据表明,2013年芬兰游戏营收达11亿美元,整个产业的价值超过25亿美元。

芬兰游戏业在全球范围内如此成功,跟该国的文化、教育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尤以下几个方面最为突出。

作为全球最早的手游之一,诺基亚研发的《贪吃蛇》从创意到玩法,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其地位不亚于经典的《俄罗斯方块》。毋庸置疑,诺基亚时代的确为芬兰游戏业的发展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对其研发体系产生了强大的助推作用。

芬兰人一直以本国的教育制度为傲,独特的教育为游戏行业输送了不少专业人才。芬兰打算将编程课程引入小学课堂,从小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据悉,目前芬兰已有17所学校开设了游戏教育课程。

大环境方面,除了各种非盈利的游戏开发者协会供大家分享得失经验,芬兰政府和投资组织也乐于为游戏行业提供帮助。比如,著名的芬兰投资机构Tekes每年为该行业投资约7亿欧元(约合53.7亿元人民币),超过100家游戏公司得以受益。

此外,本土市场较小,迫使芬兰的游戏公司自成立之初就放眼全球市场。各公司之间形成了类似长跑比赛的竞争关系,在某家公司“领跑”了一段时间后,总有后来者迎头赶上,继续带领整个芬兰游戏行业开拓全球市场。

自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亮相以来,芬兰著名手机品牌诺基亚就开始节节败退。先是在去年被微软以约54.4亿欧元(约合418亿元人民币)收购,今年10月,诺基亚品牌再度遭微软弃用。陪伴国人20多年的手机老字号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甚至连芬兰总理都忍不住抱怨,“苹果搞垮了诺基亚”。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诺基亚时代虽然走向终结,但其遗留下来大批宝贵的人才迎头顶上,造就了芬兰独一无二的手机游戏环境。由本土公司Rovio的《愤怒的小鸟》、Supercell的《海岛奇兵》等领衔的手游,在全球市场大获全胜,一个强大的手游帝国正在世人面前逐渐清晰。

在芬兰出品的手机游戏中,最为世人熟悉的要数《愤怒的小鸟》了,而其诞生的时间,恰好是在诺基亚逐步迈向衰落的2009年。

在之后的一到两年,全球掀起一波强烈的“小鸟热”。这些五颜六色的可爱小鸟也顺利取代诺基亚,成为芬兰的国际新形象。

游戏变得大红大紫,意味着财源滚滚来。2011年1.063亿美元(1美元约合6.2元人民币)、2012年1.95亿美元、2013年2.16亿美元,创造《愤怒的小鸟》的Rovio公司用数据说话,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毕竟,对于创立于2003年的Rovio而言,一路走来并非顺风顺水,在《愤怒的小鸟》之前,该公司已开发了51款游戏,但没有一款获得大范围的成功。

2012年3月8日,波兰《愤怒的小鸟太空版》在国际空间站发布。当年底,该游戏系列又创下了新纪录,下载量突破5亿。

就在外界以为《愤怒的小鸟》就是芬兰游戏的一切时,另一家本土公司Supercell异军突起,向世界证明芬兰军团还可以走得更远。它从2012年起,先后推出了《卡通农场》、《部落冲突》两款手游。随着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该公司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2013年,Supercell全年营收8.92亿美元。也是在同年11月,日本软银集团砸下15亿美元重金收购了Supercell公司51%的股份。这让Supercell的市值瞬间达到了社交游戏巨头Zynga的量级。

2014年,该公司的第三款力作《海岛奇兵》上架。今年4月,《海岛奇兵》从中国市场获得的营收占其全球总营收的14%,中国成为其世界范围内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qyzw.com/,波兰

众所周知,芬兰只是一个北欧小国,人口仅有540万,甚至不及中国的一个省份。与动辄数千人的大型国际游戏公司相比,芬兰蓬勃发展的游戏行业格局确实太过“小打小闹”。

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芬兰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有2500人,很少有公司的规模超过100人。平均一个公司仅20人左右。像Supercell这样获得了巨额投资的游戏公司,也不过有140名员工,其中40%还是外国人。

但游戏网站pocketgamer称,正是“小而精”的人员构成,不仅促使公司勇于创新,而且能对市场变化做出迅速反应。芬兰游戏产业在2012~2013年增长了260%,官方数据表明,2013年芬兰游戏营收达11亿美元,整个产业的价值超过25亿美元。

芬兰游戏业在全球范围内如此成功,跟该国的文化、教育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尤以下几个方面最为突出。

作为全球最早的手游之一,诺基亚研发的《贪吃蛇》从创意到玩法,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其地位不亚于经典的《俄罗斯方块》。毋庸置疑,诺基亚时代的确为芬兰游戏业的发展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对其研发体系产生了强大的助推作用。

芬兰人一直以本国的教育制度为傲,独特的教育为游戏行业输送了不少专业人才。芬兰打算将编程课程引入小学课堂,从小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据悉,目前芬兰已有17所学校开设了游戏教育课程。

大环境方面,除了各种非盈利的游戏开发者协会供大家分享得失经验,芬兰政府和投资组织也乐于为游戏行业提供帮助。比如,著名的芬兰投资机构Tekes每年为该行业投资约7亿欧元(约合53.7亿元人民币),超过100家游戏公司得以受益。

此外,本土市场较小,迫使芬兰的游戏公司自成立之初就放眼全球市场。各公司之间形成了类似长跑比赛的竞争关系,在某家公司“领跑”了一段时间后,总有后来者迎头赶上,继续带领整个芬兰游戏行业开拓全球市场。